• <tr id='eweop'><strong id='eweop'></strong><small id='eweop'></small><button id='eweop'></button><li id='eweop'><noscript id='eweop'><big id='eweop'></big><dt id='eweo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weop'><table id='eweop'><blockquote id='eweop'><tbody id='eweo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weop'></u><kbd id='eweop'><kbd id='eweop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eweop'></dl>
    <i id='eweop'></i>

      <ins id='eweop'></ins>
      <i id='eweop'><div id='eweop'><ins id='eweo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eweop'><strong id='eweop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eweop'></span><fieldset id='eweop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eweop'><em id='eweop'></em><td id='eweop'><div id='eweo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weop'><big id='eweop'><big id='eweop'></big><legend id='eweo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你是我的棉襖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

              他追求她已經兩年瞭。她沒有答應他,她不喜歡他,她瞧不起他。
              她是一個對愛情有很多夢想的女孩,她要的白馬王子英俊、優越、強悍,她覺得男人就應該像道明寺那樣。她不喜歡沒脾氣的男人,沒脾氣的男人如何可以承諾一個女孩幸福的一生?真正的男人最好有一些野性,甚至是邪氣。
              她實在太任性瞭,她不知道這樣的男人在現實裡是找不到的,試想要一個強悍的富豪美男子對你溫柔憐惜、百依百順,你自己覺得可能嗎?她不管,她就喜歡這種男人。
              她用兩年時間找瞭一個"硬件"基本符合的男人,雖說"軟件"還沒有達標,她覺得憑自己一腔柔情,兩分執著,三分美貌,四分心思,一定可以熔化這像鋼絲一樣的男人。
              為瞭讓這個"軟件"像"WindowsXP"一樣美觀、快捷,一點就開、所見即所得,她費盡心思,耗盡心血。她很滿足,她覺得這樣對一個自己所愛的男人是一種幸福。
              幸福總是短暫的,"硬件"和"軟件"原本就是兩碼事。最難的就是不能完美搭配。她發現"硬件"一點都沒有變,自己做瞭那麼多,付出瞭所能付出的一切,但他的"軟件"卻天生就帶病毒。她於是隻有離開。
              他對人很真誠,沒有火氣,給身邊的人許多幫助,他人緣好極瞭,他太溫和瞭,像棉襖一樣柔軟。但她卻認為他像棉襖一樣懦弱。對於她的評價,他不知如何是好。他知道她不喜歡他,他怕她生氣,不敢靠她太近。
              他和她的老傢都在北方,每年中秋都可以坐同一趟火車回傢。他在武漢下,她在鄭州下。坐一晚上的火車,她總覺得有點不安全,所以她常和他一起走,他至少是個同伴。他也不多說話,幫她拿著行李,到瞭漢口站該下的時候,就說一聲保重。這一次,他和她坐在一起,不說話,各坐各的,和上次一樣。
              人在無聊的時候總愛想一些往事,尤其是傷心事。她在迷迷糊糊中回憶著和"硬件"的一點一滴,傷口在心底一寸一寸地撕裂。她想,鋼絲的個性是可以傷人的。她不知不覺中睡著瞭,頭慢慢地滑到瞭他的肩上。
              他滿心愛憐地看著她,她的嘴角抽動瞭一下,他感覺她很累,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可以醒過來。她曾經是那樣陽光明媚的女孩,他看著窗外無邊的黑夜,苦澀地微微一笑。她已經傾斜過來,重量全都靠在他身上。漢口站到瞭!他準備站起來,終於還是沒有動。
              她醒來的時候,燈火通明,他叫著她的名字。鄭州到瞭。她有點不好意思地坐直瞭身體,習慣地拿起行李就要下車,又停住瞭。他知道她是驚訝於他的存在。
              "我沒有告訴你,我剛接到一個電話,有個北京的朋友住院瞭,很危險,我要去看看他,所以我補瞭票,你先下吧,多保重。"
              再回到深圳,她和以前不一樣瞭,她開始對他好起來。她找他一起去迪廳,和他一起吃飯,有事也找他幫忙……他高興得像孩子一樣。她突然想起以前,他在她的呵斥下手足無措得像個孩子。
              他也覺出她對他的好,忍不住去問她。她說那次中秋坐車回傢,我知道你根本沒有去北京,你到瞭下一站新鄉,是嗎?他驚訝地望著她,有點心虛。我還知道你在新鄉就下瞭車,馬上趕回武漢……你怕弄醒我,就一動不動地陪我坐到瞭鄭州,卻騙我說要去北京……
              他僵硬著兩隻手,有些受寵若驚地看著懷裡的她。
              你是我的棉襖!是世上最好的棉襖,我也要做你的棉襖。她的鼻息吹到他的耳朵裡,暖融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