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'ocinm'></dl>
  • <tr id='ocinm'><strong id='ocinm'></strong><small id='ocinm'></small><button id='ocinm'></button><li id='ocinm'><noscript id='ocinm'><big id='ocinm'></big><dt id='ocin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cinm'><table id='ocinm'><blockquote id='ocinm'><tbody id='ocin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cinm'></u><kbd id='ocinm'><kbd id='ocinm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ocinm'><em id='ocinm'></em><td id='ocinm'><div id='ocin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cinm'><big id='ocinm'><big id='ocinm'></big><legend id='ocin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ocinm'><strong id='ocinm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i id='ocinm'></i>
          <i id='ocinm'><div id='ocinm'><ins id='ocin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span id='ocinm'></span>
            <ins id='ocinm'></ins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ocinm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泡在罐頭瓶裡的方便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

              她在城市裡紮下瞭根,買瞭車買瞭房,興沖沖地接他來。他已經退瞭休,背有些彎瞭,跟他說話要大一點聲,每天午飯前要吃治糖尿病的藥。

              她帶他去專賣店買很貴的衣服,他穿在身上,東拉拉,西拽拽,他說:沒想到我這輩子能穿這麼貴的衣服。他說:還是你們穿吧,我穿白瞎瞭。

              她轉過頭去笑著結賬。那些運動衫和運動鞋他分明就是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她帶著穿著一身新表的他去吃飯。她有些豪氣:想吃啥,咱就吃啥。

              他指瞭指一傢小面館,說:你忘瞭,你老爸最愛吃面。

              她當然記得他愛吃面條。尤其是老媽做的手搟面。曾經他指著一大碗面條對她說:將來我去你傢,什麼都不用準備,吃面就行!

              老媽笑他:搟面條的手藝她哪會?吃西北風去吧!

              後來有瞭方便面,他愛吃沒個夠。隻是,那時方便面也還是奢侈品,傢裡不寬裕,三個孩子都在上學,廠子裡效益不好,他和老媽的工資常常一壓就是幾個月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,每次都是他們學習累瞭。老媽給他們加餐時剩下的方便面湯,他用來泡米飯,他說面有啥吃頭,好東西都在湯裡呢!

              那時他們小,這些事看見瞭也不會多想。

              她沒有考上大學,親戚幫她找瞭個工作。在另一個省,離傢很遠。她說自己可以去。他不親眼去看看,怎麼都不放心。於是,他借瞭幾百塊錢,跟她一起坐上瞭火車。

              在火車上的吃食,是他自己去買的。她愛吃的水晶之戀果凍、旺仔小饅頭、抹茶蛋糕。還有一瓶黃桃罐頭,她撅著嘴道:怎麼不買水果,現在誰還吃罐頭啊?他嘿嘿笑,說:吃完能當杯子喝水。她沒再說話。他給自己準備的是幾根火腿腸,幾袋麻辣的北京方便面,袋裝的。

              在火車上,別人都拿出碗面來吃時,她才發現,他的方便面是袋裝的,怎麼吃呢?

              他把罐頭打開,讓她吃。她恍然大悟知道他要用瓶子。她很使勁地把一瓶罐頭都吃掉,胃都快撐炸瞭。他把罐頭瓶用水涮幹凈,把方便面掰碎放進瓶子裡,倒進熱水,蓋上蓋子,十分鐘後,他打開蓋子,低著頭,用向餐車要來的一雙方便筷很吃力地往外撈。

              他吃得很香,很多人都看他,他完全不理會。旁若無人。

              她有些不好意思,不說話,賭氣似的,眼睛一直望著窗外大片的田地。

              她想:他回去時,她一定要給他買幾個碗面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他回去時,她隻記著哭瞭,忘瞭買面的事兒。

              那之後的很多年,每次吃方便面,她都會想起他。袋裝的方便面五毛一袋,碗面要幾塊錢,他是舍不得的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罐頭、薯片、旺仔小饅頭也很貴,他一樣都沒給她落下。他說:窮傢富路。

              她跟他進瞭一傢面館,每種面她都要瞭一碗,刀削面、油潑面、雞雜面、擔擔面,他攔住瞭,說夠瞭夠瞭。

              他吃得很香,呼嚕呼嚕虎虎生風的樣子。她很開心,她說:爸,你愛吃,咱就總來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,她給他端水時站在他門前聽到他打電話,他說:我傢老閨女可不會過日子瞭,給我買耐克的衣服和鞋,你說那不是浪費嗎?我能穿出啥好?還有,帶我去面館,要瞭那麼多樣面,不吃可不白瞎瞭,鬧得我這個胃疼啊,真是受罪!

              她笑瞭,他這哪是在抱怨,分明是在跟老朋友顯擺呢!

              他吃罐頭瓶裡泡的面沒覺得難堪,跟女兒去吃各種面覺得很幸福。窮日子窮過,富日子富過,人啊,心一安然,日子就過得從容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