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1j8a1'></span>

<i id='1j8a1'><div id='1j8a1'><ins id='1j8a1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tr id='1j8a1'><strong id='1j8a1'></strong><small id='1j8a1'></small><button id='1j8a1'></button><li id='1j8a1'><noscript id='1j8a1'><big id='1j8a1'></big><dt id='1j8a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j8a1'><table id='1j8a1'><blockquote id='1j8a1'><tbody id='1j8a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j8a1'></u><kbd id='1j8a1'><kbd id='1j8a1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1j8a1'></i>
    <ins id='1j8a1'></ins>
    <dl id='1j8a1'></dl>
    <fieldset id='1j8a1'></fieldset>
    <acronym id='1j8a1'><em id='1j8a1'></em><td id='1j8a1'><div id='1j8a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j8a1'><big id='1j8a1'><big id='1j8a1'></big><legend id='1j8a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1j8a1'><strong id='1j8a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送不出去的紅玫瑰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    從2月14日的上午起,北京各處街頭就出現瞭賣玫瑰花的流動攤販,隨著時間一點點地過去,賣花的越來越多,在這些賣花人中,有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,他穿著邋遢而且是個盲人,一雙白眼珠,一身臟衣服,還挺嚇人的。他坐在地鐵站的出站口,舉著一束紅玫瑰,反復唱著一首歌:"春天來臨瞭,到處開滿瞭鮮花,可是我卻看不見它。親愛的姑娘啊,請接受我一束紅玫瑰,讓它伴你走遍海角天涯……"說實在的,他的嗓子還真不錯,歌聲也挺動人的,但是,這麼個臟兮兮的瞎子在地鐵站口這麼坐著,還真破壞瞭情人節的浪漫氣氛,你想啊,哪一對戀人願意在一個喜慶的日子裡買一個瞎子的花呢?
                下午,飄起瞭雪花,那個盲人的身上很快積瞭厚厚的一層雪,有人勸他到地鐵站裡去賣,他卻直搖頭。天漸漸暗瞭,路燈亮起來瞭,可這個盲人還在執著地賣著他的花。
                這一切,引起瞭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的註意,她已經在這裡停留好長時間瞭,這時,她走到瞭盲人的面前,打量著他。盲人的眼睛看不到東西,但是聽覺特別靈敏,他把花舉到那女人的眼前,說:"請買一束紅玫瑰吧!"
                "多少錢一束?"
                "10塊錢,足足有20支呢。"
                那女人覺得奇怪瞭:一個月隻有一個14日,一年隻有一個情人節,賣花的人都抓住這個時機哄抬花價,有的人已經賣到一束紅玫瑰50塊錢瞭,他為什麼賣得這麼便宜?那女人問他,盲人吞吞吐吐瞭好半天,才長長地嘆瞭口氣,說:"我其實不是為瞭賣花,而是為瞭等人。"
                "等人,等誰?"
                "等我心愛的姑娘。"
                路過的人聽瞭,感到好奇,於是紛紛停下腳步。
                那女人試探地問:"能說給我聽聽嗎?"
                盲人猶豫瞭一會兒,終於點點頭,說瞭起來:十年前,他打工來到北京城;五年前,他認識瞭心愛的姑娘曲雪燕,後來就同居瞭。誰知天有不測風雲,他的眼睛越來越不好,去醫院一檢查,是視網膜脫落,雪燕十分著急,陪他去醫院治療,醫生說,要治好這病得花五萬塊錢,他一聽就急瞭,說不治瞭,愛怎麼就怎麼吧,但是雪燕不幹,她說:"錢花光瞭可以再掙,可是眼睛失去瞭就再也找不回來瞭。"於是,她揣上他全部的積蓄去醫院交押金,但是,從那天起,她就再也沒有回來……
                聽他講完瞭這些往事,有人說:"看來,你那個什麼雪燕是個騙子,她拐瞭你的錢就遠走高飛瞭。"
                盲人一聽就急瞭:"不,不不,半個月後雪燕給我打過電話,說她遇到大麻煩瞭,要我耐心地等她回來,她會在情人節那天來找我的,她要我在這裡的地鐵口等她,然後帶我去治病,再正式結婚。"
                這時,剛才要買花的那個女人開瞭口:"所以,後來你因為沒有錢而失去瞭治療的機會,眼睛瞎瞭;所以,這幾年來,每到情人節這一天,你就在這個地鐵口賣花等她,盼望著她能重新出現在你的面前。"
                盲人臉上露出瞭笑意:"是的,我們當初就是在這裡認識的。"
                那女人說:"你是不是叫成立新?"
                盲人點點頭,滿臉疑惑:"那—你是誰呀?"
                那女人沒有回答,隻是說:"我問你—如果曲雪燕是個騙子,你現在還會愛她嗎?"
                盲人想瞭好半天,才一字一頓地說:"我也不恨她,她一定是遇到瞭什麼邁不過去的坎,再說,我是真心愛她的……"
                那女人的眼圈有點紅瞭,濕瞭,忍不住要掉眼淚,她的眼前現出瞭曲雪燕蒼白的面容。曲雪燕因為犯詐騙罪已經被判處十年徒刑,在刑訊筆錄上,她坦白地說,她曾被男人傷害過,於是她就用詐騙的手段報復男人,報復社會,至今,她都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真愛,也不認罪。昨天,在監獄組織的交心活動中,曲雪燕像說笑話一樣地說瞭自己五年前的故事,她說如果那個叫成立新的男人真的愛她,真的能原諒她,她就相信這世界上還有真情,她就會真心接受改造,出來後和他結婚,好好伺候他一輩子。於是,女子監獄的管教,也就是現在來買花的這個女人,為瞭挽救一個墮落的靈魂,就似信非信地跑到地鐵口來尋找成立新,沒想到的是,她不僅找到瞭成立新,還看到瞭成立新對曲雪燕始終不渝的愛!
                女管教久久地沉默著,突然,她掏出手機,撥通瞭電話,說:"叫曲雪燕接電話!"
                一會兒,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,女管教把手機遞給瞭成立新,成立新激動啊,他顫抖著手捏住手機,高聲喊道:"雪燕,你好嗎?我是立新,今天是情人節啊,我已經在這裡等你五年瞭啊!我的眼睛失明瞭,你、你還能和我好嗎?"
                電話那頭開始是沉默,後來就傳來痛哭的聲音,電話那頭的曲雪燕斷斷續續地說:"我不應該騙你,你是好人,忘瞭我吧,我不配你!那錢,等我出來後掙瞭還你,一定還你,一定的!"
                成立新高聲叫著:"雪燕,我不怪你,你改瞭就是好人。今天是情人節,你等著,我讓人給你帶玫瑰花去!"說著,成立新扭身奔向身旁的花堆去拿花,也許是過於激動,也許是雪地太滑,他腳下一哆嗦,"砰"地摔倒在地上,而腦袋則重重地撞在大理石的臺階上……
                血染紅瞭雪,心感動瞭心,電話那頭曲雪燕嘶啞著嗓門喊著:"立新,立新,你怎麼啦?"
                女管教永遠忘不瞭這一天:2005年2月14日;地點:北京南禮士路地鐵口……